富二代视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人妻熟女» 情色紀實第二部:老婆篇(三)征服者

情色紀實第二部:老婆篇(三)征服者
发布时间:2019-08-29 01:30:40   浏览次数:386

(三)征服者



(第一節)引子



1、老婆查胸被揩油



醫生是個可以合法接觸女性肉體的職業,我真正意識到這一樣也是一個偶然

的機會



那時老婆懷孕了,奶子自然的變得較大。那天,她有點事,感覺肺不舒服,

我就和他一起去醫院檢查。



給她聽診的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其實他檢查倒是挺正常的,可能是我想多

了,但也有不正常的地方:在我們之前也有一個男的咳嗽,還比較厲害,他就聽

了一分多鐘吧;聽我老婆時,聽了三、四分鐘,我看著那聽診器在老婆胸前移來

移去,而且隔著衣服我能看到那聽頭移向老婆的奶子,移向她的乳頭,好在在奶

子的山腰處停下了。



這卻也刺激得我感覺到心跳得厲害,就好像有人用手抓住我的心一捏一捏。

他的手離老婆的乳頭越近,捏的力氣越大,直到檢查完才緩過氣來。



難道我們這些不是醫生的,只能任由醫生來佔我們女人的便宜?一次無意中

我發現了一個佔女醫生便宜的辦法。





2、我查高血壓揩女醫生油



那時,我還是創業初期,做了一份兼職,每天晚上都熬夜到2、3點,時間

一長就覺得頭暈,在老婆的建議下,我決定去醫院量血壓。因為我年紀輕,血壓

高不是件正常的事啊!



那女大夫量得也很是仔細,拿著我的胳膊轉來轉去,我無意中碰到了她的胸

部。哈,我突然發現,在測量時我的手就距她的胸部1厘米,於是動了歪心思,

藉扭動身體來碰觸她的奶子,總算是為我們這些女病人們的丈夫出了口氣。





(第二節)我的偷窺



這段應該算是我的第三部《旁觀者》裡面的,只是因為和林子有關,是林子

一事發生的前提。



那天我在外面辦完事已很晚了,大約晚上十一點多,我往家裡走,走過一個

小巷子,經過一戶人家的南屋窗子時,裡面傳來嚶嚶的說話聲。



我是很注意公德的,當然,這麼說讓你見笑了,《旁觀者》第一部講的都是

沒有公德的事,但一般的細節我還是很注意的,這也算是素質吧!碰到這樣有聲

音的戶,特別是南屋,多數是小倆口,打工的,上了一天班,又或者加班,晚上

親熱,我不忍我的腳步聲打折了他們的好事。





1、同村女房東的偷情



女:「好了,乖,你好好休息,我得回去了。」



男:「再躺一會嘛!」



女:「不了,佳佳經常在這個時間起床撒尿,起來看到我不在身邊,就不好

了。」



男:「那過來,再親一口。」



「嘖~~」好長的一個吻。



男:「再給我親親……」



女:「別出聲,外面有走路的。」



這女的耳朵倒是很尖的,雖然我有意放低了腳步,她還是聽到了。聽到這,

我乾脆放重了腳步,快走了幾步。不過,那女人的話反而勾起了我的心,我已判

斷出兩人是在做愛,而且我隱隱的感覺到,這不是正常的性愛,是偷情!



我本不想偷看,燈亮了,我倒想是看個究竟了。



我脫下鞋,輕輕的來到窗口。一個男的光著身子,東西方向躺在床邊,一個

中年婦女站在床邊,下身只穿著一件小三角褲頭,上身只有一個襯衣,敞著懷,

兩個大奶子下垂著,一個奶子被床上的男子玩著,另一個奶子的乳頭被男子含在

口裡吸得「嘖嘖」有聲。女人一手托著男子的頭,另一隻手玩弄著他的睾丸。



「好了好了,乖,別玩了,我的乳頭都快讓你咬爛了。」



男子吐出乳頭,放開另一個奶子,仰躺在床邊:「還是你這大奶子好玩。」



「比你女友的小奶子過癮?」



「嗯。她的太小。」



「我的屄屄比她的怎麼樣?」



「鬆了。」



「你這個壞蛋!」女人佯怒,擡手欲打。



「別問我,你應該問它。」男子把下腹往前一挺,整個雞雞露了出來,雖然

是軟的,但依然黑乎乎的一堆。這傢夥看起來比較粗壯,而且做過的次數也應該

不少了。



「說實話,我的屄屄如何?」女子伸手用兩個指頭掐著男子的雞巴外皮問。



「好,好,我說……哎,輕點。」男子道:「你的比我女友的鬆點,但配我

的正好,而且會咬會吸,我喜歡。」



「這還差不多。」女子放開了男子的傢夥:「不過,我的可真是鬆了。」



「咋?」男子問。



「我老公說,我的近來好像變鬆了。」



「哈哈!」男子說:「我見過他操你,確實太小。」



「嗯。」女子應道,又問:「寶貝,明天早上想吃點什麼?」



「你看著做吧!」



「好吧!」女子又伸手在男子的雞巴上摸了一把:「還是做蛋的。今晚它可

是夠辛苦的。」女子又低頭輕輕親了他的龜頭一口:「寶貝,好好休息啊!我真

想天天含著你。只是你太厲害了,要你一次,就能解人家一星期的癢。」



「嘖~~」女子說完又親了男子一口,走了。



這時我才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好像在他們對話期間一直沒跳,太刺激了。



這裡面寫的男主角、女主角在後文再做揭秘。





2、別人房客激烈的性愛



這天晚上,我又故意去上面事情所記的那戶去偷窺,可惜,她家翻蓋南屋,

房客已經搬走了。我在幾條胡同裡轉了幾圈,沒有可看的,正準備回家,突然聽

到「吱……吱……吱……」。



哪裡的聲音?看看四週,沒有亮燈的。再仔細聽聽,原來是從一個南屋的窗

子傳出來的。操!我心頭一緊,貼了過去。



女:「啊啊……快點……快給我吧……別玩了……」



男:「你不是舒服嗎?」



女:「我來高潮前是舒服,高潮過了,陰道慢慢乾了就不舒服了。你的時間

太長了。」



男:「好,用力夾,我快了。」



女:「我沒力氣了。」



男女:「啊……」



床:「吱……」



男女:「啊~~呼~~」



五分鐘後,燈亮了,男的喘著粗氣:「換個姿勢。」聲音停下了。我往裡看

去:一對赤裸男女,女的仰躺著,男的跪在她中間,粗粗的雞巴沾滿了淫液。



女:「快來吧,別換了。」男人又把雞巴插了進去。



男女:「啊……」



床:「吱……」



男女:「啊~~呼~~」



又是五分鐘。



這小子可真厲害,如果這樣的雞巴去操我老婆會如何?是不是會把她操得很

爽?我突然激動不已,這個雞巴正好和我的不是一個類型的,操的時間又長,而

這段時間我因操勞過度,做愛時間很短,我都感到了自卑。



女:「窗外有個腦袋。」



男:「什麼?」



女:「一個戴眼鏡的腦袋。」



男:「有人偷看?」



女:「嗯。」



男:「認識嗎?」



女:「好像也是這個村子的人。」



男的猛地抽出雞巴,向窗戶撲來,一邊喊:「操你媽的!」



我一看不好,撒腿就跑,到了一個在夏夜乘涼的地方坐下。過了兩分鐘,男

子也到了,看到我,心有不甘的狠狠瞪了我一眼。再往外就是公路了,根本就沒

有走路。



他能確認是我,卻仍是不敢做出什麼,轉了一圈,回去了。



媽呀,好緊張!



這男的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林子。





3、偶遇



這天週末,我騎著自行車上班,正碰上一男一女進入我們村子。你道是誰?

不錯,就是林子和他女友。



兩人怒視著我,我和他們擦肩而過,看他們兩人的表情,分析他們的手的姿

勢。



女:「這就是那天晚上偷窺我們的那個。」



男:「確定?」



女:「嗯。」



男:「我去揍他。」



女:「別,鬧大了不光彩。而且沒有直接證據。」



……



後來我又去偷窺了幾次,從大概是第五天開始,那房間沒人了,原來他們搬

走了。





(第三節)圈套開始



1、老婆的扎針



老婆在家裡搬東西時,不小心把腰給扭了,連帶著大腿也痛,貼了膏藥不管

用,就去醫院針灸。因為急著上班,我把她送到就去了單位。大約過了兩個小時

吧,她給我打電話讓我去接她。



到了醫院找到針灸病房,病房裡四張病床,上面都有人,一個老頭在仰著,

一個青年在趴著,一個老娘們在趴著,老婆也在趴著。



老婆的上衣掀在奶罩下面,褲子拉到屁股下面,露出了大半個褲頭,褲頭又

往下拉到了屁股溝處,在尾椎下面。這樣暴露,這樣當眾暴露,我心裡有點不舒

服,但想想,這是在治病,也就釋然了。



走到老婆病床前,老婆說馬上就好了,我又跟醫生聊了幾句。那醫生戴著口

罩,和他聊時,我感到他語氣中隱含著一種憤怒,很不和善,我感到奇怪。



到時間了,他過去給老婆收針。在收屁股上那針時,拿起針,把老婆的褲子

又往下拉了拉,左手扶住老婆的肩,右手在老婆扎針的地方往下,一邊移動,一

邊問:「這裡還痛不?」



如是者三,他的大拇指摁到屁股尖稍稍偏左的地方時,他的另外四指已滑到

了老婆屁股溝下面。我那時站在離老婆大約一米遠的地方,已經看不到那四個指

頭了,按這個位置想想,肯定到了老婆的大腿根,肯定和老婆的襠部有接觸了。

這……這……這也太……過份了吧?!



「不痛。」老婆可能也感覺到了不自在,也可能沒有,因為她比較大喇喇,

或者即使感到不自在她也不會往心裡去的。



老婆扭動了一下屁股,醫生收回了手,道:「好了,隔一天再來。」當他摘

下口罩來,我大吃一驚。我們二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其中的含義只有我們兩人

能懂。他的目光中不再是有憤怒,又有了挑釁、鄙夷和征服佔有後的揚眉吐氣的

感覺。



我:「怎麼是你?」



醫:「哼!你偷看我做愛,現在我當著你的面看你老婆,比你看得更清楚、

更細緻。哼!我還摸了,你感覺如何?刺激嗎?」



醫生接著說:「你老婆還得再扎一段時間,歡迎你每次都來看我摸她,我要

摸得更深入,更徹底。哼!今天還不夠。你看到了我女友的裸體,看到了她的奶

子,看到了她的屄,看到了她被操,看到了她被操高潮時的表情,我要加倍的要

回來!」



我的心顫慄不已,一個巨大的漩渦在眼前不斷閃現、晃動……



後記:是的,這就是被我偷看做愛的林子。



回到家後,他的目光一直在我心頭閃動,我強烈的感覺到我們之間的故事,

不,他和老婆之間的故事並沒有完。我有心不讓老婆再去扎了,避開他,但我找

不到合適的理由。



好在,上天幫了我的忙。第三天老婆來了好事,又休息了幾天,腰好了,沒

再去扎。





2、四個房客



過了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這時,六子考上了大學,他媽就搬走了,房

子空了出來,我們就重新找房客。後來我才知道,六子的故事中的最後一部份的

事情就發生在這段時間。



這天中午,來了四個剛畢業的學生,到我家附近的醫院實習的,具體的事宜

都是老婆電話聯繫的。



等中午他們搬來時,我發現四個人中有一個熟人。你猜是誰?沒猜對?那你

OUT了。呵呵,對了,就是六子一事中的過客。我的心又被抓緊了。



這時,我才正式觀察他的長相,一般以上,但兩眼陰光外射,一看就不是好

東西。想想吧,上高中時竟然會想到,而且膽大到趁我老婆中午休息時親她奶子

摸她屄。我找了個藉口,把他們趕走了。



第二天,我就出差了,這次出差的時間比較長,四個月。



(事後知道,這,其實是林子為了報復我,征服我老婆設計的圈套的一步,

讓我在無意中破了。這個圈套我不想詳細說林子是怎麼設計的,只要看到我老婆

的經歷就知道了。因為,我和我老婆完全是按著他設計的路子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