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视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亡國公主菲妮雅的淫亂變態秀(SP)

亡國公主菲妮雅的淫亂變態秀(SP)
发布时间:2019-08-05 12:32:49   浏览次数:793

加蘭王國軍諜報部隊「赤烏」隊隊長、身懷卓越暗殺技巧的艾蓮娜(28)

,由於不像大部分的暗殺者整形或割除過大的胸部,因此總是穿著那件全身上下

都很合身、偏偏只有胸部被巨大的H罩杯狠狠撐爆的開胸刺客裝向來不穿內衣

的她,因為非常享受潛入行動的緊張刺激感,幾乎全程保持著奶頭激凸的狀態。

就在她殺死看守城堡大門的黑甲士兵、晃動亢奮的大奶潛入城內之際,忽然有道

銀光從她頭上迅速降下、嗖地一聲掃過胸口,緊接著是彷彿水袋摔地的啪答聲。



「咦……?為什麼胸部會……」



黑暗中被閃光斬落的,正是艾蓮娜的渾圓大奶。漂亮的咖啡色乳頭從黑布邊

緣翻了出來,濕潤的乳暈因潛入作戰興奮泌汗,使其在撥雲而出的月色照耀下閃

爍著甜美的銀光;然而它們並非一如往常地挺立於艾蓮娜胸口,而是落在她腳邊

。艾蓮娜因為突如其來的一擊和胸前莫名的輕盈感遲疑了,就在這短短三秒鐘內

,接二連三的閃光從四面八方襲來,將艾蓮娜的四肢一一斬斷。失去了雙乳、雙

手、雙腳的艾蓮娜快速被削砍成醜陋的人棍,慘叫著跌落在地,遭到佔領軍逮捕





「這是什麼……這倒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噫噫噫

……!」



艾蓮娜身上長短不一的殘肢都被截斷,胸口也黏上兩塊補丁似的粗黃皮膚,

清醒過來後,她第一個反應就是滿面驚恐地揮舞著奇癢無比的迷你殘肢、歇斯底

里並小便失禁。她的身體處處都插著維生用的管子,床邊有個像是特大點滴袋的

水袋,裡頭充滿淡黃色液體,她那被割除的乳房就浸泡在裡頭。艾蓮娜絕望地看

著自己的乳房──破損的部位都被縫補起來,乳頭都還保持在興奮狀態,她卻再

也感受不到乳頭被水浸泡、被風吹撫、被手指觸摸的快感了。



「啊……!啊啊……!快住手……!你們這群敗類……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殺……殺了你們……啊噫!啊!嗚啊!啊啊啊……!」



佔領軍士兵將無法反抗、逃跑的艾蓮娜當成自慰套般使用,他們偶爾會偷偷

用拳頭教訓這個愛逞強的女人,多半時候仍是掐掐她敏感的腰部或脆弱的頸子,

直到在那塊溫暖的肉穴裡丟精。艾蓮娜在醫院的這陣子,每天得被三十名以上的

士兵強暴,有些壞心眼的士兵會往她的肉穴放尿、丟蟲、塞垃圾,她只能咬牙切

齒地瞪著他們,默默流下淚水。不過這一切的羞辱都要結束了──當受盡折磨的

艾蓮娜再次從手術台上離開時,她的性器被摘下,塞入一個圓筒狀的金屬器具中

,性器外觀、陰道、子宮和相關組織都保留下來,唯獨卵巢被拔除;宮頸被切開

好做為肉穴的延伸,子宮與卵巢相連的部位變成了一部分的大腦。安置於最深處

的大腦浸泡在特殊藥劑中,可以讓特定的感官機能保存長達十天,其餘器官則需

手動進行塗抹來防止損壞。



「??!????!」



「艾蓮娜自慰套」的金屬外殼上附有一張精美的畫像,她能夠確實地對生理

刺激產生反應,陰道會分泌淫汁,肉壁亦能做出微弱的收縮動作。如果將自慰套

底部的金屬蓋轉開、輕輕按揉泡在黃濁藥劑袋中的迷你腦袋,還能夠直接引發潮

吹。她被當做戰利品贈送給某個在佔領軍中風評不佳的粗暴漢,連使用期限都還

沒到,就被操到子宮破裂、腦漿迸流,被當成廉價自慰套遺棄在路邊臭水溝。





《第六公主援救作戰:之二》





加蘭王國軍魔導遊擊部隊小隊長、享譽閃電魔法大師之名的凱瑟琳(35)

,在一場拯救全體王室成員的大型行動中,和她的兩名跟班被分配到第六公主領

地。她既高挑又有著令男人們過目不忘的雪白巨乳,論及戰鬥技巧更是極度自信

,因此她趁著兩名跟班呼呼大睡的時候獨自一人展開行動。然而,少了幫忙踩陷

阱的小幫手,凱瑟琳輕易就陷入佔領軍準備的魔法陷阱中,強力媚藥從四面八方

噴出,在她以自豪的魔法轟毀所有機關以前,完全發情的身體便奪走了戰鬥的力

氣。



「卑鄙小人!有本事就正面對決啊!耍這種手段……嗚……嗚呵……!別摸

……別摸啊啊!嗯!嗯哈!嗯哈啊啊啊!」



即便是戰鬥力最低的輕裝步兵,只要抱緊了渾身發汗的凱瑟琳,捏揉軟綿綿

的乳房、摳弄悶在法袍內的溫熱肉穴,無法掙脫媚藥支配的凱瑟琳就會輕易被帶

往高潮。光是在她被捕獲到押送監獄的這段路上,僅僅是因為士兵們覺得好玩,

就以持續不斷的愛撫使她連續高潮了十數次。凱瑟琳被捆綁在地牢內時,已經爽

到翻起白眼、再也無法思考逃脫之事。



「這、這些藥是……咕!噫嘻!噫嘿!噫噫噫噫!噫嘻噫噫噫!呼……!呼

……!身體……!受不了……!啊、啊啊……!啊嘎……!嘎……嘎欸……!欸

咕……!欸……欸嘿?欸嘿!噫嘿嘿!嗚?嗚嘿欸欸……!」



每天從早到晚,只要獄卒經過這間牢房,便會順手把她渾身上下都塗滿粉紅

色的高濃度媚藥,再把淫水多到簡直像在撒尿的凱瑟琳放置不管,讓她饑渴難耐

的呻吟迴盪於整座地牢。儘管如此,她並未像其她女俘虜一樣變成整天大吼大叫

、完全喪失理智的母獸,她在面對定期前來收集數據的醫師面前依然表現得泰然

自若,哪怕身體早就忍受不住了。醫師對這特別的素材很感興趣,他秘密將凱瑟

琳帶到地牢附設的調教室去,凱瑟琳心想機會來了,卻發覺自己完全沒有力氣逃

跑。醫師把用盡力氣的凱瑟琳拖到床上,剖開了她的腦袋,直接用塗滿媚藥的雙

手探進頭顱內愛撫她的腦子。



「嘎……!嘎嘰……!嘰噫噫……!住……啊嘎嘎!嘎咯嗚嗚!住……手哦

哦哦!哦嘿……!嘿……?嘿欸欸欸……!噗嘰噫噫……!噫噫……!」



凱瑟琳的腦袋被玩弄得亂七八糟,強力媚藥直接滲透進來,兩顆眼球不規律

地轉動,鼻孔流出了濃稠的鼻血,嘴巴也斷斷續續地發出奇怪叫聲。她的身體完

全失去控制,紅褐色的乳頭忽然間噴出黃稠的初乳,膀胱括約肌和肛門括約肌失

調,熱尿與大便傾瀉而出,之後就好像要流盡所有的體液般開始劇烈發汗、流淚

、滴口水。即使醫師及時收手、把她沾滿粉紅色藥液的頭皮重新縫合起來,凱瑟

琳的腦子卻幾乎燒壞了,整個人倒在床上傻笑痙攣著。只要身體一被別人觸摸,

她就會敏感到吊起雙眼猛發顫、噴出大量淫水。



「噫嘻嘻……!噫嘻嘻嘻嘻……!」



既能承受媚藥塗抹、又能在開腦實驗中存活下來,「奇蹟肉體」凱瑟琳成了

佔領軍醫師之間的熱門話題。她被關在隨時可進行實驗的手術室中,然而她的身

體很快就被渴望數據的醫師們玩壞了──在媚藥助威下連續刺激一百小時的陰蒂

壞死,乳頭也在不久之後步上後塵,陰道和肛門更是由於過激的抽插測試而整個

爛掉,差點就傷及其它內臟。醫師們摘除了凱瑟琳壞死的器官,由最先進的醫療

設備保住她的生命跡象。她在歷經數十場開腦手術後,終於還是因為被一個大意

的醫師愛撫過久,導致整個大腦爽死在不斷改良的媚藥及醫師的十指下。





《第六公主援救作戰:之三》





加蘭王國軍魔導遊擊部隊隊員、凱瑟琳小隊的魔法劍士希娜(17)和莉娜

(16),在隊長下落不明之後,她們想盡辦法得知佔領軍正對凱瑟琳實行慘無

人道的開腦手術,於是決定先將公主殿下放在一邊,救援她們的隊長。希娜的火

焰之劍和莉娜的電擊之刃輕鬆突破駐守醫院的佔領軍士兵,兩名少女得意洋洋地

長驅直入,卻在凱瑟琳的監禁處前遭遇埋伏,踩入魔法無效化陷阱的兩人紛紛被

一擁而上的士兵砍得稀巴爛。



「才不會輸給……嗚欸?手……手不見了?好痛……好痛啊啊!莉娜!救命

!莉娜!莉娜……!」



「看我的厲害!嘿──欸?怎麼……站不了……嗚噗!我的腳……!我的腳

好痛啊啊……!希娜!希娜妳在哪……!」



兩人的四肢相繼被砍成好幾段,身體也處處是傷,希娜的乳房整個被刀子剮

下,莉娜的蜜穴則是連同子宮被刺穿,她們的身體很快就七零八落地倒在大量的

血水、肉塊與臟器間,幾乎被剁成了肉醬。不過這兒可是醫院,要是就這麼讓兩

名花漾年華的少女以肉醬之姿慘死於此,未免太令人難過了。在佔領軍醫師的全

力搶救下,總算是把她們救了回來。只不過由於太多器官在搶救時壞死,最終成

品僅是由兩人身體互相拼湊而成的一名少女。



「我還想睡(好癢喔)……莉娜(希娜),妳去弄早餐啦(幫人家抓一下嘛

)……嗯(欸)?莉娜(希娜)?咦(嗚)……咦咦咦咦(嗚啊啊啊)!」



當希娜動起乾渴的嘴巴,莉娜的聲音就在她的腦袋內響起;而莉娜說話時,

希娜的聲音就自動變成腦內回音。被這錯覺似的詭異現象驚醒的少女,在看到鏡

中的自己後完全崩潰了。她的眼睛一半是希娜的青眼、一半是莉娜的碧眼,整張

臉猶如破布般縫縫補補,雖然乍看之下每片肌膚都差不多,長期相處的希娜與莉

娜卻能輕易分辨出哪些才是自己的皮膚。她的胸部一邊沒了,一邊是莉娜小巧但

縫了數十針的奶子,兩條腿是兩人組合而成的,大腿內側卻是希娜的羞澀蜜肉,

裡頭正流出溫溫稠稠的精液。類似的補丁肌膚遍及全身,各處毛髮也極不均衡,

還有些似乎沒有肌膚的部位以繃帶緊緊纏繞住,輕輕一碰就疼得她哇哇大叫。在

她處於極度混亂之際,一批佔領軍士兵來到了她的病房,這些曾將她(們)零刀

碎剁的士兵如今都挺起了雄偉的陽具,改用肉棒來教訓那塊好不容易在刀光劍影

中存活下來的蜜肉。



「好痛(啊)!好痛啊啊(啊啊)!我不要(呼嗚)!我不要跟男人做這種

事啊(呼呵啊啊)!希娜(莉娜)!希娜救我(莉娜)!救我啊啊啊(人家要洩

了哦哦哦)!」



一邊是對年長的希娜抱持戀愛情感的莉娜的大腦,一邊是初嚐性交便淪為肉

棒俘虜的希娜的好色大腦,各有損傷的腦袋奇蹟似地連結在一塊,情同姊妹的兩

人就在同一個身體內,淪為佔領軍士兵的玩樂對象。莉娜對男人的恐懼傳到希娜

腦內,反而使她的好色本性變本加厲;希娜迅速淪陷成下賤母狗的歡愉,也悄悄

地侵蝕著莉娜的腦袋。漸漸的,連莉娜也開始貪求每天的強暴時光了。不久後,

腦中只剩下男人肉棒的兩人竟為了爭奪身體而傷害彼此,情況在短短數日內急轉

直下──希娜用不知哪兒摸來的釘子插爆莉娜的眼球;莉娜哀嚎著搶過釘子、逐

一刺破希娜肌膚覆蓋之處;希娜哭叫著用頭撞牆,試圖把莉娜的大腦撞爛;莉娜

在腦漿從空蕩蕩的眼窩流出時,絕望地將釘子插入肉穴內,連同懷孕中的子宮徹

底搗爛。



把自己搞到支離破碎、腦漿四溢的兩人這次再也救不回來了。但是在她們彌

留之際,醫師緊急回收了珍貴的組合大腦,只可惜大部分已不堪使用。透過「艾

蓮娜手術」,希娜和莉娜的大腦被與其她女孩子的性器連接在一塊,製作成由兩

個陰道銜接而成的自慰套。這個加長型自慰套被拿來服侍佔領軍長官們的數十匹

愛馬,每天都被公馬們的肉棒插到激烈噴汁,直到浸泡著大腦的藥劑完全乾涸為

止。





《第六公主援救作戰:之四》





加蘭王國軍王宮警備大隊中隊長、以遠距離弓術聞名的蘭朵(27),在王

國軍全面敗北後輾轉流落到第六公主領地,與當地反抗軍組織了多場襲擊佔領軍

的行動。她戰時僅身穿包覆上下半身的綠色緊身衣,不使用內衣,富有彈性的D

奶與豐滿翹臀隨著她的動作誘人地晃動,即使是同伴也經常意淫那具充滿雌性魅

力的肉體。除了遠距離狙擊術之外,輕裝出擊的她還有項不為人知的得意技,那

就是近距格鬥。她會刻意在狙擊後曝露出自己的位置,引誘剩餘幾個敵人上前,

再輕而易舉地擺平對手。每當她處於命懸一線的危機,都會緊張興奮到乳頭勃起

、陰蒂挺立,緊身衣下的多毛蜜肉也跟著濕了一塊──這副醜態即使到了失手被

逮的這天,依然沒有缺席。



「別小看加蘭軍的弓箭手哦!我們可是連近身戰都……欸……?」



面對上鉤的幾個雜魚興奮冒汗的蘭朵,正欲抽出大腿外側的兩把匕首,就被

遠方射來的兩支箭準確無誤地貫穿掌心。躲藏在樹木後的佔領軍士兵趁機殺出,

當處於震驚狀態的蘭朵透過眼角餘光捕捉到閃光時,士兵手中的大刀已揮斬下來

。刀口從她滲汗的乳溝筆直往下割開了陰道,腸子咕滋滋地流出,臟器傾壓於身

體開口處,開了個切口的膀胱在濃稠鮮血中噴出熱尿,裂成兩半的陰道中間曝露

出未曾生育過的子宮。遭到開膛剖腹的蘭朵顧不了手掌還插著箭矢,拼命摀住不

斷流出腸子的傷口,她那緊貼著緊身衣的肛門此時才後知後覺地嚇噴了滿褲子大

便。



「不……不要……過來……!」



不管怎麼說,這附近沒有醫師也沒有優秀的醫療設備,身受重傷也只能請她

去死了。不過在蘭朵嚥下最後一口氣以前,還是可以「使用」的。士兵們把她身

體正面朝下放置好,省得她失血過多提前昏死,接著一個個脫下褲子、排隊幹起

她那沾滿新鮮大便的緊致屁眼。某個士兵見蘭朵臉色蒼白,實在等不及了,於是

抽出為了便於拷問而帶在身上的拔牙器,先將她門牙及左右幾顆牙齒挑掉,清除

碎齒後,便安心用肉棒姦起那張滿是鮮血的嘴巴。



「嗯嗚……!嗯……嗯嗯……!嗯噗……!嗯嚕……!滋噗……!滋噗……

!」



未曾肛交過的蘭朵就這麼被雜魚等級的敵兵輕易開了苞,緊接著是一根根形

狀不一、但總是能把大量失血中的她操到頭暈目眩的老二。這些人在她守身二十

七年的寶貴後庭裡隨意地噴精、撒尿,男人的臭尿倒灌入破裂的結腸後又從前方

傷口溢了出來。操她嘴巴的也沒好到哪去,即使她已經奄奄一息,仍然被迫喝了

兩個人的尿水,其中一個人的龜頭還滿是包皮垢,那些臭垢全都抹在她那流著血

的牙床和舌頭上。



「嗚噗……!噗……噗咳!救……救命……救救我……拜託……我……投降

……投降了……拜託……拜託……嗯咕!咕!滋咕!滋咕!滋噗嗚嗚……!」



意識開始朦朧,在敵兵輪姦下懷著恐懼面對死亡的蘭朵忽然害怕起來,她趁

著口交對手更替時拼命擠出聲音,卻只惹來一記惡臭的濃唾,隨後又被按住頭頂

、任憑敵兵猛插她的嘴。她不曉得自己在這最後幾分鐘內究竟是被多少人淩辱、

又喝了多少人的精液與臭尿,只能孤零零地在無限放大的死亡恐懼中不停掉下淚

水。直到內臟在戲謔似地噴入體內的臭尿簇擁下流出體外、帶走她最後一點力氣

,蘭朵才在這群男人的股間死去。即便如此,眾人還是繼續輪姦她整整二十分鐘

,才把屍體被玩弄得亂七八糟、臟器與腸子四處散落的蘭朵扔在荒郊野外,讓那

些和反抗軍相去不遠的流浪狗將她啃得一乾二淨。





《第六公主援救作戰:之五》





加蘭王國軍獨一無二的最高階巫師、被稱為「鎮國之賢者」的卡娜莉亞(4

5),在戰爭敗北後力圖挽救王室血脈,然而王后伊莎貝拉與五個女兒早早就淪

為佔領軍肉便器,她便將希望放在身心尚未完全屈服的第六公主上。她是位看上

去美麗優雅、和藹可親的美熟女,擁有一對恣意破壞整體造型的下垂巨乳,目測

為K罩杯,平時總穿著具有集中托高效果的晚宴服式法袍,胸前曝露出兩片帶有

光澤的深咖啡色乳暈。自從她悄然退出戰線、私自展開援救作戰後,佔領軍持續

派出追擊部隊緊咬不放,但這只不過是無謂地增加傷亡罷了。直到某天,一名在

突襲失敗後苟延殘喘下來的士兵奇蹟似地等到了卡娜莉亞熟睡的時刻,他握緊手

中的秘密武器,在卡娜莉亞睜眼、擊飛他的前一刻,成功把帶有強力媚藥的針筒

插進她的腦袋並注入藥劑──



「淨會耍些小手段……這就把你們一個不剩地虐殺殆盡!」



伴隨著賢者的怒吼,佔領軍包圍網中突然顯現數十個卡娜莉亞的分身,每個

分身都氣到怒髮衝天、手裡匯聚著炫目彩光,但是在眾分身一齊轟炸驚惶失措的

佔領軍前,注入腦內的媚藥開始發作了。卡娜莉亞與分身們的臉頰快速漲紅,胸

前布料爆了開來,白皙多汗的下垂巨乳曝露在眾敵兵面前,深咖啡色的大乳暈飄

出濃密汗臭,姆指大的乳頭正迅速勃起。她一心只想以絕對的戰力差殲滅對手,

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拔出插在頭上的針筒,導致藥劑一滴不剩地全都灌進腦袋。她

的腦海被一大片溫暖的桃色洪流沖垮,緊盯一個個敵兵的雙眼浮現出慾求不滿的

愛心,許久沒被男人操過的淫肉濕了一大塊,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渴望做愛的發情

氣味。集束魔法隨著熾熱的喘息消散,黑甲士兵們見狀便一擁而上。卡娜莉亞以

為她自動解除魔法的下一步就是乖乖被男人們輪姦,沒想到迎接眾分身的卻是一

把把利刃。



「等……呃、呃呃!好痛!好痛啊!手……!腳……我的腳……!噫噫!奶

子也被斬斷了……!啊……!啊啊……!」



被砍到七零八落的分身們將痛楚回傳給本尊,卡娜莉亞在這短短數十秒內彷

彿被殺死了數十遍,即使本尊身體並未真正受損,卻也嚇到大小便失禁,飄著發

情汗臭味的咖啡色乳頭更是迫於生存本能噴出了黃濁的初乳。卡娜莉亞整個人伴

隨著股間的臭糞瑟縮在草皮上顫抖,尚未死透的分身卻接著傳來陣陣快感。黑甲

士兵們把卡娜莉亞的分身砍成肉塊後才終於放下心來,對這些再也無法施放魔法

或自爆的分身進行性懲罰。於是,數十具被砍得亂七八糟的下體成了士兵們洩慾

的玩具,沾染血水腦漿的豪邁巨乳也在一對對掌心內揉捏變形,這些快感經過媚

藥的加持,完全覆蓋掉被千刀萬剮的恐怖了。卡娜莉亞就在源源不絕的快感中被

佔領軍捕獲成功、關入地牢。



「什麼啊,這種普通的囚具是在瞧不起我嗎?我說……噗欸!什、什麼!又

是那個嗎……噫!噫嘻!住手!噫嘿!嘿、嘿欸欸!腦!腦袋會!噫!壞掉的嗯

嘿欸欸欸!」



卡娜莉亞就像個普通的囚犯一樣,被以鎖鏈固定成四肢大開的姿勢貼在牆壁

上,稍微不同的是,只要她一集中魔力,獄卒就會拿起注滿桃色媚藥的針筒往她

腦袋猛插,剝奪她的思考能力後狠狠強暴她。卡娜莉亞不斷嘗試逃獄,經過十幾

遍徒勞無功的挑戰後,她那聰明的大腦終於壞得差不多了。一部分是因為媚藥影

響,一部分是因為針筒插入造成的物理性破壞,還有一部分則是因為獄卒一不爽

就賞她好幾針──當他往卡娜莉亞傷痕累累的腦袋連插五根針筒,終於瓦解了這

個女人殘存的意識。



「嗚嘻……!嘻嘻嘻……!肉棒……我要肉棒啊啊……!美味的肉棒肉棒肉

棒啾嚕!啾嚕!啾噗!嗯噗!嘶噗嚕!嘶啾嚕嚕!咕啾!咕啾……」



雖然人格已徹底消滅,卡娜莉亞仍然擁有龐大的魔力,直接殺死她無異於引

爆超巨大炸彈。佔領軍將一種可吸食魔力的史萊姆製成滑溜溜的緊身衣,讓她穿

著這件衣服直到威脅消失為止。即使化為綠色乳膠狀人偶,永久發情的卡娜莉亞

仍然不時製造出分身,這些分身被加工成男性用的情趣玩具後賣往各地。只要卡

娜莉亞一天不死,她的乳膠自慰套和乳膠奶子就會被世界各地的男人盡情使用。